首頁>中國與世界

美國與歐盟達成貿易協定困難重重

2020-04-26 10:28:00 【關閉】 【打印】

   長期以來,美國與歐盟維持著較為緊密的經貿關系,雙方相互之間的貿易、投資及在全球經濟治理方面的合作,反映了跨大西洋盟友關系的戰略穩定性。由于本身對世界經濟高度開放,美國與歐盟各自的平均關稅稅率維持在較低的水平,雙方并未達成過自由貿易協定,而是基于世界貿易組織的最惠國待遇來處理雙邊貿易往來。

比利時布魯塞爾,歐盟委員會大樓

  美國總統特朗普執政后,美歐戰略關系出現明顯變化,在貿易領域美國不斷抨擊歐盟貿易政策不公平,在鋼鋁、汽車、農產品、數字貿易等領域雙方的摩擦加劇,甚至施加或威脅加征懲罰性關稅。美歐之間的貿易戰成為近年來特朗普政府堅持“美國優先”理念,甚至不惜與傳統盟友鬧僵的典型例證。盡管美歐暫時就緩和貿易摩擦一度達成共識,但彼此之間的關稅威脅并未消除,雙方有意為達成貿易協議而舉行談判,但迄今就談判的覆蓋議題范圍和協議形式等基本問題仍無法達成共識,要最終達成協議可謂困難重重。 

  鑒于2020年是美國大選年,且美國相繼與加拿大和墨西哥、日本、中國等重要經濟體達成(階段性)貿易協定,美歐之間的貿易摩擦有可能進一步升級。新冠肺炎疫情對美國和歐盟的經濟均造成重創,雙方欲實現經濟復蘇,加強美歐之間的經貿合作是一條重要路徑。各種因素綜合作用下,美歐貿易協定何去何從,非常值得關注。 

  傳統跨大西洋伙伴間經貿聯系緊密

  目前,美國與歐盟都是對世界經濟有著舉足輕重作用的經濟體,也分別是對方最大的貿易和投資伙伴,雙方的經貿聯系十分緊密。美國與歐盟(包括英國在內共28個國家)的經濟總量占全世界GDP大約一半,雙方的人口占世界總人口的11%。 

  首先看美國與歐盟之間的貿易往來。根據美國商務部經濟分析局的數據,2018年,美國與歐盟的貿易總額超過1.2萬億美元。其中,美國出口至歐盟28國(含英國)的貨物貿易額為3210億美元,從歐盟28國進口的貨物貿易額為4910億美元,美國的逆差為1700億美元。美國與歐盟的貨物貿易占美國總貨物貿易額的20%。值得一提的是,歐盟國家中,德國對美國的貨物貿易順差最大,為690億美元,繼中國、墨西哥、日本之后位列對美貨物貿易順差排名榜的第四位。與此同時,2018年美國出口至歐盟28國的服務貿易額為2560億美元,從歐盟28國進口的服務貿易額為1960億美元,美國的順差為600億美元。美國與歐盟的服務貿易占美國總服務貿易額的33%??傮w而言,2018年美國對歐盟的貿易存在1100億美元的逆差。 

  其次看美國與歐盟之間的投資合作。根據美國商務部經濟分析局的數據,2018年,美國吸納的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為4.3萬億美元,而對外直接投資為5.9萬億美元。這其中,美國吸納來自歐盟28國的FDI為2.6萬億美元,對歐盟28國的FDI為3.2萬億美元。由于英國目前已經從法律上脫離歐盟,如果單獨統計,2018年美國吸納英國的FDI為5610億美元,吸納其他27個歐盟國家的FDI為2.03萬億美元;美國對英國的FDI為7580億美元,對其他歐盟國家的FDI為2.5萬億美元??梢?,英國在美歐的相互投資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最后看美國與歐盟企業各自為對方創造的就業崗位。2017年,美國企業及其分支機構在歐盟28個國家的總銷售額達2.4萬億美元,雇用了440萬人;歐盟國家企業及其分支機構在美國的銷售額為2.1萬億美元,雇用了410萬人。換言之,美歐雙方的企業都為對方創造了數百萬個就業崗位,為當地社會經濟的發展創造了巨大的財富和機遇。 

  歐盟目前同約70個經濟體簽署了超過40項貿易協議,美國則與20個國家簽署了14項自貿協定。盡管美國與歐盟的經濟高度整合在一起,雙方的產業鏈和價值鏈緊密聯系,但從未達成過任何自由貿易協定,而是基于世界貿易組織的最惠國待遇處理雙邊貿易。目前,美歐各自的平均關稅稅率都處于較低的水平,美國的平均關稅稅率約為3.5%,歐盟的平均關稅稅率約為5.2%,超過60%的美歐雙邊貨物貿易是免稅的。不過,特定行業的關稅稅率較高,以及一些非關稅壁壘,仍構成美歐經貿合作中的障礙。 

  特朗普執政后美歐貿易摩擦不斷升級

  特朗普政府上臺后,美國對歐盟的貿易政策經常提出尖銳批評,認為美歐之間的貿易關系對美國不公平。在特朗普看來,對美國保持大額貿易順差的經濟體,都是在占美國的“便宜”,美國要糾正這種不平衡的貿易,實現“對等”。由于目前歐盟28國對美國的貨物貿易順差高達1700億美元,特朗普政府對此耿耿于懷,其在競選總統及執政期間一直都希望顯著降低美國的對外貿易順差,因此不惜向盟友“開刀”。 

  2018年6月,美國宣布對歐盟生產的特定鋼、鋁產品分別加征25%和10%的關稅。根據2018年的數據,美國進口的歐盟鋼鐵產品和鋁產品,分別占美國進口鋼鐵產品和鋁產品總量的約20%和約10%。歐盟對美國的做法非常不滿,并針對性地對美國出口至歐盟的價值30億美元的產品(包括鋼鐵、威士忌、游艇、摩托車等)加征10%-25%的關稅。 

  除了鋼鋁產品,汽車是美歐貿易中的一個重要摩擦點。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的數據,2018年美國從歐盟28國進口的汽車價值436億美元,即使排除英國,進口額也達341億美元,汽車是歐盟對美國出口額僅次于醫藥用品的商品。特朗普政府對于美歐之間汽車的關稅不對等非常不滿,尤其是美國對乘用車征收的關稅稅率只有2.5%,而歐盟的稅率則為10%。不過歐盟反駁稱,并非所有汽車類產品都是歐盟的關稅高于美國,例如歐盟對卡車征收的關稅稅率為22%,低于美國的25%。 

  2019年5月,特朗普宣布根據美國商務部的調查,認定歐盟、日本等經濟體出口至美國的汽車威脅了美國的國家安全,稱其有權對歐盟出口的汽車施加貿易限制,包括加征關稅。隨后,特朗普要求美國貿易代表包括歐盟、日本在內的相關方就汽車貿易問題進行談判。在此之后,特朗普政府就不斷用威脅對歐盟出口至美國的汽車加征關稅,來迫使歐盟在美歐貿易中做出讓步。 

  美歐之間還在農產品貿易方面劍拔弩張。對特朗普而言,農業州的選票對其贏得總統選舉至關重要,在對外進行貿易談判時,特朗普都極力維護美國農民的利益。2018年,美國對歐洲28國農產品出口額為140億美元,從歐洲28國進口農產品的價值為240億美元,美國的逆差為100億美元。值得注意的是,美國農產品的平均進口關稅稅率為12%,而歐盟的稅率則平均為30%。 

  美國不僅抱怨歐盟的農產品稅率更高,還對包括肉類、乳制品、谷物、油菜籽以及一些水果和蔬菜的免稅配額有限,同時在衛生和動植物檢驗檢疫、激素使用量等問題上存在較多非關稅壁壘。歐盟對食品、酒類等產品的地理信息標識、資質和標簽也有著嚴格的規定。雙方在農產品貿易上摩擦不斷,而歐盟希望通過增加美國大豆和牛肉進口,緩和與美國在農產品貿易的摩擦。2019年8月,美歐就歐盟向美國牛肉產品擴大開放達成協議。 

  數字經濟是近年來非常重要的國際貿易增長點。根據2017年的數據,美歐之間信息通信技術領域服務及相關設備服務的貿易額為3070億美元,占美歐總貿易額的約1/4。其中,美國對歐盟的出口為1900億美元,從歐盟的進口為1170億美元。目前,美歐圍繞跨境數據流動和保護的監管規則存在明顯的分歧。美國對跨境數據流動不做泛化限制,只在特定領域對與之相關的隱私問題進行專門的規定;歐盟則把通信隱私和個人數據保護視為基本人權,并寫入歐盟法律。歐盟認為美國目前對數據保護的力度是不夠的,而美國認為歐盟對數據限制過于嚴格,可能阻礙信息產業的發展。 

  2018年5月,歐盟的《通用數據保護條例》正式生效。該條例規定了嚴格的處罰機制,如果一家公司或機構違反條例,可能被處以該機構當年全球總營業額4%或2000萬歐元(取兩者中的多者)的罰金。2019年1月,法國的數據監管機構就對谷歌公司處以了5000萬歐元的罰款,原因是谷歌公司對個性化廣告的推送缺少透明度、信息不充分,以及并未有效征求用戶的同意。 

  美國認為,歐盟對于數據保護、數據貿易、企業違反稅務相關規定的處罰等,都可能成為影響雙方在這一領域貿易往來的障礙。2019年7月,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針對的是法國開征“數字服務稅”發起了一項“301”調查,理由是擔心這種稅阻礙美國的互聯網科技企業在歐盟國家開展業務。為此,美國準備對價值24億美元的法國輸美商品加征最高100%的關稅,并對法國的相關服務貿易施加限制或征收費用,以應對法國對美國互聯網企業可能征收的數字稅。 

  此外,已經歷時十余年的“波音—空客”補貼案也再起波瀾。雙方都認定對方的補貼影響了本國航空產業的發展,并各自準備了一份價值超過100億美元的報復征稅清單。 

  美歐貿易談判的難點及前景

  對美歐雙方而言,與對方達成貿易協議都是利大于弊的結果。尤其對特朗普政府而言,歐盟最近幾年與加拿大、日本和越南等國達成了自貿協定,美國同歐盟開展貿易時,在與這些國家的競爭中處于不利地位。另外,考慮到美國與歐盟的經濟規模和在世界經濟中的影響力,如果達成一份全面的經貿合作協定,其中的很多內容都有可能成為全球規則的基礎,使美歐在塑造新的國際經濟秩序和貿易規則方面掌握主動,而這也將對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經濟體產生顯著影響。 

  實際上,在奧巴馬執政期間,美國與歐盟一直在談判“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伙伴關系協定”,然而經過15輪的談判,隨著奧巴馬任期的結束和特朗普的上臺,這一談判被擱置。在執政的最初一年半里,特朗普總統連續向歐盟發難,導致雙方的貿易關系相當緊張。2018年7月,特朗普與時任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經過會談達成共識,雙發將努力緩和貿易緊張關系。2018年10月,特朗普政府通知美國國會,根據《貿易授權法案》,美國準備啟動與歐盟新的貿易談判。 

  對于擬議中的貿易談判,美國與歐盟在談判范圍方面就存在很大的分歧,是否包含農產品是爭論的核心。美國的目標是,與歐盟達成一份全面的貿易協議,解決包括商品、服務、農業、政府采購、數字貿易、投資、知識產權、勞工與環境保護、匯率管理等領域的關稅和非關稅壁壘問題,并采用分階段的方式達成協議。歐盟方面則希望縮小協議覆蓋的范圍,談判目標集中于降低美國對歐盟生產的工業產品的關稅稅率,同時解決一些監管規則方面的非關稅壁壘問題,但將農業排除在協議之外。 

  雖然雙方承諾在談判期間暫不升級關稅,并共同檢查美國針對歐盟所產鋼鋁產品的“232”調查,但特朗普還是不斷對歐盟發出關稅威脅,特別是準備對歐盟出口至美國的汽車發起“232”調查并加征關稅,以確保雙方的貿易談判覆蓋農產品。對此,歐盟也強勢回應稱,如果美國對歐盟發起新的“232”調查或依據美國的貿易法律與歐盟產生新的貿易摩擦,歐盟將停止與美國的貿易談判。 

  值得強調的是,由于英國脫離歐盟,歐盟與美國談判貿易協定存在更多不確定性。英國在歐盟中更加傾向自由貿易和對外開放,英國脫歐之后的歐盟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可能面臨更大的阻礙,尤其是法國由于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而反對歐盟與美國進行貿易談判??傊?,美國與歐盟要想達成一份全面的貿易協定從目前來看可謂困難重重。 

  張旭東 同濟大學全球治理與發展研究院研究員、清華大學國際關系學系博士

分享到:
下一篇 責任編輯:

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

微信號

1234566789

微博關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 京ICP備:0600000號

开心棋牌开封棋牌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 东北东北四人单机麻将 超级好玩的棋牌游戏 王中王心水冰坛资料精选 联创电子股票股吧 单机不联网捕鱼达人 哈尔滨星辰麻将 网上最火的赚钱项目 股票期权的平台 三多棋牌下载?